小刀子

能受到你的喜欢,便是我的万分荣幸

(晓薛)怀中有清风明月

私设晓薛义城时

ooc警告



薛洋最近睡得不是很安稳,常从梦中惊醒后紧紧抱着晓星尘睡觉。


问他,他也只答,无事,做噩梦了。


晓星尘却仍不放心。


“道长,道长你在哪?晓星尘?”晓星尘熬了一宿,终于听见了薛洋的梦话。


还真是做恶梦。


“小友?我在这儿,哪也不去。”晓星尘轻拍薛洋背。


薛洋紧攥着晓星尘的衣袍,生怕他溜走。薛洋拧得紧紧的眉也松了些。


薛洋害怕。


他怕这一切只是偷来的,见不得光的黄粱一梦。


他怕他醒来后这义庄仍空荡荡一副棺材,而他连道长的一缕衣袍都攥不住。


天晓得晓星尘自刎时那一瞬间,他多么清晰地听清了自己的心跳与呼吸。


“咚咚咚”空荡的义庄回响着心跳声,他不自觉地捂住心脏。


他以为,他早把这玩意丢了。


薛洋抬起头,咽着那苦涩的东西,大脑一片混乱几乎晕厥过去。


他表情扭曲地对着地上冰冷的尸体骂。


死了才好,死了才听话。


......


别丢下我。


薛洋冲着前方的光全力地跑去。


别丢下我。


他伸长了手去够那光。


光从指缝溜过。


眼中闪出惊慌。


“别丢下我!”薛洋突然猛地往前一扑。


“嗯……”晓星尘的闷哼声将他拉出,他把晓星尘重重地压在了床榻上。


“对不起,对不起道长。你没事吧道长。”薛洋无措地想去看晓星尘哪伤了。


晓星尘却抓住了他的右手,将他往怀中一带。


薛洋整个被晓星尘箍在怀中。


“不丢下你,”晓星尘摸了摸他的头“永远不会。”


薛洋所有的防线被短短一句话冲破。


抓着晓星尘,压抑地痛哭出来。


“哭吧,哭了就没事了。”


会没事的。


至少现在,他抓住了那明月清风。


至少现在,他怀中有明月清风。



存稿一。

置顶

最近真的有点事(事最多的文手


家里的老人去世了,最后一段日子还劝我


老人有些是比较保守的


在他们眼中,那我就是有病,心理不正常


那不能道出名字的爱


所以,这段时间都会不在


一是处理家中的事


二是去修炼文笔,脑洞很多,可文笔总写不出想要的感觉


有时间会发存稿


道歉

(晓薛)把你毛都撸秃he

ooc警告

洋哥猫妖设定(我太爱了

现代pa



薛洋头发很软,摸起来毛绒绒的,每次他向晓星尘撒娇时,晓星尘只感觉心都萌化。


一不留神,糖罐子就送出去了。


猫是有脱毛期的,但作为猫妖的薛洋不知道。


所以当他有一天开始大肆掉毛的时候,洋哥表示很方。


洋哥:怎么办哪,掉毛掉得这么厉害不会要秃了吧,嘤嘤嘤,肯定是被晓星尘那个大猪蹄子撸秃的,不行不能给他撸了,不然会秃的呜呜呜呜。


当晚回去的晓星尘:???


“阿洋啊,你干什么呢?屋子里带帽子作甚?”


薛洋怨念地看他一眼,我为什么带帽子,你心里没点数吗?!


“阿洋,我想...”“不你不想。”


晓星尘: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洋不然撸毛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薛洋当晚和晓星尘分开睡的。


晓 抱着被子委屈巴巴 星 不然撸毛很方 尘


薛洋做噩梦了。他梦见自己被晓星尘撸秃了。


挺秃然的


“晓星尘,我是不是快秃了。”薛 生无可恋 洋问晓星尘。


“怎么会?”“可我最近掉毛掉得好厉害!!!我秃了你是不是就去找别的猫了!!”


晓星尘失笑,他的猫儿真是脑回路清奇。


“阿洋,我想你是到掉毛期了。”


“......啊咧???”


最后晓星尘恢复了撸毛的权限。


晓星尘:我撸撸撸撸撸


END



讲真,我最近觉得我也快秃了(幻觉

(晓薛)我的挚爱

薛洋视角


1.

今天真的好冷,我使劲往手上哈气。天上开始飘起小雪,我甩了甩头,走向一家服装店。


我想买条围巾,纵使我小时候在街上冻惯了,也是会冷的。


推开服装店大门,暖气扑面而来。我感觉整个人如一块冰,此刻融化成水了。


鲜活的血液开始流动。


我走到旁边开始挑围巾,觉得身旁之人有些熟悉。


直到他侧过头来,看清了他的正脸。


原来是我们学校的学霸晓星尘。


班上女生总会对着他犯花痴,我瞟过两眼,颜值与小爷我不相上下,也难怪。


“薛洋同学。”我疑惑地看着他“学长认识我?”


“都叫我学长了,一个学校的,我见过你。”


这记性是有多好。难怪能成为奖学金拿到手软的学霸。


“是吗。”我想不出有更好的回答,于是我们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尴尬。


他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提着一条围巾便去埋单了。


我皱着眉头还在挑选,眼光被小矮子养得刁了。


忽听见门口传来动静,紧接一声“薛洋同学,再见。”我闷着声应了一声。


他实在是很温柔,却又带着淡淡的疏离。


2.

我实在没想到与他再次相逢那么快,我只是突然想去喝杯热可可而已。


冬天这里格外受欢迎,似乎只剩下了晓星尘对面那个位置。


他注意到了我,朝我挥手。


热可可很快端了上来,他替我对服务员说了一声谢谢。


我觉得我俩就是在这儿干瞪眼,话题都没有。


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我似乎听见几个女生在讨论我与晓星尘,一个女生说我们看起来很配,一个说想嫁给我。我自恋地勾起了嘴角。


“很开心?”“嗯。”


他的脸色似乎变得不是很好,我以为他听见了我们俩很配的话语。


尴尬笑笑说“她们小女生就喜欢看些耽美小说,你别在意那话。”


“不,”他看着我“我很高兴。”


我心想这孩子疯了。


在两人干瞪眼中,我的热可可很快就喝完了。


这地方也不宜久留,我站起来,对晓星尘说:“那什么学长,我先回去了。”


“那好吧。再见,薛洋同学。”


明明很正常的称呼,被他温柔的语调一入侵,听起来有些暧昧。


“再见,晓星尘学长。”


3.

晓星尘似乎有魔力般,我开始吃饭想他,睡觉想他,给小矮子发信息想他(导致小矮子这三个字打成了晓星尘


我难道是一见钟情了?虽然我是弯的,但我也不像这种人啊。


我坐在床上开始思考人生。


想了一下午,我觉得我栽了。


但人家也不一定是弯的啊,直的怎么破!


于是我跟小矮子诉苦。


“栽了?怎么,终于发现我对你的好。爱上爸爸了?”


“......”滚吧。


于是我决定下一次碰到他旁侧敲击一下。


4.

“晓星尘学长啊。”


“怎么了”


“你有女朋友吗?”


“呃...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难不成你惹女朋友生气了?”


“没有,我没有女朋友。”


“那我怎么样?”


“嗯???”


论突然喜欢的人对我表白了怎么办?


“薛洋同学,我关注你很久了,所以你喜欢我吗?”


我疯狂点头。


他将我揽入怀中。


“我不直也不弯,只不过喜欢的人恰好是你而已。”


我便羞红了脸。


5.

......


我是薛洋,我发现学校里最近有谣言传我和晓星尘男神内销。


我现在郑重声明:


这不是谣言!!!


还有,那些帖子里刷我是受的注意点!!!!


等劳资从床上爬起来就来找你们算账!!!!!


“嘶.....”





其实本来有一个感情过渡,但我懒,不想写了(







[晓薛]重度爱猫患者HE

  晓星尘是个重度爱猫患者,在街上看到一只加菲猫都想上前撸一把的那种。每次都死命按住挚友的宋岚:mmp就不该和他上街。

  但是晓星尘今年在街上看到猫却不为所动,宋岚表示:?脑子出问题了?于是宋岚问晓星尘,晓星尘说:“我有家养猫儿了,他不许我撸别的猫,他会吃醋。”宋岚震惊:woc当他家的猫毛还不得被撸秃!

  “星尘,什么时候让我看看。”“明天吧,到我家来。”

  第二天。

  “星尘。”“子琛,你来啦。”“你猫呢?”“诺,”晓星尘指了指沙发“在打游戏。”

  宋岚:exm?打游戏?

  宋岚看了看躺在沙发上叼着糖打游戏的少年,一脸懵逼。偷偷把生发剂塞回了兜里。

  “子琛,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猫妖薛洋。”

  “子琛?叫那么亲热!!你是不是有别的猫了?!”啧,这小猫,醋劲还挺大。你以为你谁啊,喊不叫子琛就不叫子琛。

  “好好好,他是我发小。我以后叫他大名,行不行?宝贝我只有你一个猫啊!你信我啊!”晓星尘向薛洋解释。

  挚友???

  宋岚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崩腾而过。“星尘,我先走了。”“拜!”“……”

  宋岚走后。“宝贝儿!”“好啦好啦,原谅你!”薛洋凶巴巴地对晓星尘说。

  啊,奶凶奶凶的。晓星尘撸了一把薛洋的猫耳朵。

  “阿洋~”“你,你要干嘛?不不不——”

  “嗯哈~别!别掐尾巴!!”


宋岚:淦!瞎了眼了!

我真的好喜欢撸猫但一到掉毛的时候我就……又爱又恨那种知道吗


倒数(晓薛)一发完

  1.

  “薛洋,做个交易吧?”

  “说。”

  “我帮你救晓星尘,但你死亡后的灵魂归我怎样。”

  “随你吧。”

  2.

  “你醒了?可有任何不适?”晓星尘刚睁开双眼就听见这么一句关切的话语。“咳”晓星尘嗓子有些沙哑。“喝口水吧。”他接过杯子,狠狠灌了一大口水,神智才微微清醒。

  这里是义庄?我不是死了吗?晓星尘抬眼就看到薛洋一席黑衣站在他旁边。等等,他什么时候看得见的。

  晓星尘抬起手,不可置信地抚摸上双眼,那里不再是空洞的眼眶,晓星尘的手微微颤抖。

  “薛洋,这双眼,是何人的。”薛洋没有想到他醒来第一句话是问这个,心中也莫名恼火。“这眼啊,是我从别个那里抢过来的,用刀子一点一点抢过剜下来的。”薛洋还是那样,说话字连着字,给人一种暧昧又甜蜜的感觉。

  “薛洋!”晓星尘咬牙切齿就要挖下那双眼睛。薛洋连忙说:“骗你的!这是灵兽的眼睛,比你之前的还明亮,不信自己去照镜子,这灵兽眼睛是琥珀色的!”薛洋因为心急,语气都变得激动。

  “薛洋,你又骗我。”薛洋一愣,而后又笑了起来。“是,我骗你,一直在骗你。”

  “薛洋,阿箐和子琛如何了?”晓星尘其实很想问薛洋,他的左臂怎的了。可又说不出口。

  他以什么身份呢?

  薛洋转身朝卧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明天要是在床头看到了糖,也许就心情好,让你们三人见一面。”

  3.

  回到房间的薛洋抓着与他做交易的魂魄就使劲摇。“咳咳你快……放开我!不就是两个人嘛!”“你有办法?”薛洋在心中问道。“哼,”鬼魂扯了扯衣领“有是有啦……但是……”“别给老子磨磨唧唧!有屁快放!”鬼魂撇了撇嘴,心中委屈,但宝宝不说!

  “但是这阿箐肉身已散,魂魄离体,又没去地府,魂魄会收到一定伤害。这肉身好说,这魂魄不太好弥补。”薛洋想了想,问:“有办法么?”

  鬼魂瞥了他一眼,在思考主人给的要求。好像也没说,不能伤害他吧。鬼魂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就是要你的心头血布阵。”

  “这个可以,那宋子琛呢?”“我知道一种逆阵。”“什么意思?”“就是,是你把他变成的这样,这个阵可以逆转阵法,让他变回活人,只是你会受到反噬。”鬼魂顿了顿。又问:“薛洋,为了一颗糖,你值得吗?”

  值得吗?薛洋笑了笑,小虎牙露了出来。鬼魂看呆了,他想,这幅模样,怪不得主人要带他回去了。

  “才不是为了他的糖,只是……八年了,有些想糖了。”鬼魂摇了摇头,口是心非。

  这天晚上,薛洋趁晓星尘睡着后,好鬼魂一起完成了计划。薛洋把还在昏迷的阿箐与宋岚拖到晓星尘屋子的地上后,便睡了。

4.

  第二天,薛洋一起来便看见床边有两颗糖,捏了很久,糖都快化了。薛洋最后还是把那两颗糖扔进嘴里,含着,不舍得咬,因为这样就能让糖味在口中多停留一会儿。

  薛洋在房间了坐了很久,鬼魂问他:“你在害怕什么?宋岚?晓星尘?”

  薛洋没有回答他,薛洋突然低下头,小声说了一句话。鬼魂没听清,问他:“什么?”“没什么,出去吧。”

5.

  宋岚和阿箐天刚破晓之时就醒了,宋岚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之前的种种好像都没发生过。三人重聚,无比开心。

  薛洋一推门就听到三人正在对话。“道长我好想你!”呵,死丫头,明明是老子救得你。“星尘,错不在你。”“子琛……对不起……”哼,好一出挚友情深啊。

  薛洋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但他还是走了出去。薛洋昨晚留了心头血,又遭了反噬,整个人看上去轻飘飘的,脸色也苍白如纸。

  好像下一秒他就会倒下。看到薛洋的一瞬间,晓星尘这么想。

6.

  “薛洋!”宋岚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拔剑就要刺上去。还好晓星尘及时按住了即将出鞘的拂雪。

  “晓道长很讲信用,那我也会做一回好人。”薛洋倚着门框淡淡说道。薛洋感觉很困,很困,特别是这阳光一晒。

  “薛洋,你还想做什么!”晓星尘不理睬他的话。“道长真是无情啊。”薛洋的嗓子有些沙哑,听起来颇像小友。晓星尘呼吸一滞,义城那三年……

  “道长啊……还有糖么?”晓星尘一愣,他早上买了一包糖的。“都给我吧,给我我就放你们走。”薛洋冲他笑了笑。

  晓星尘沉默了一下,从腰间取下糖袋递给薛洋。

  薛洋打开袋子,拿出两颗糖,剥开糖纸就扔进嘴里嘎嘣嘎嘣。

  晓星尘三人还在看着他。薛洋一边嚼糖,一边问:“怎么还不走?道长不舍得?”“我呸!你个坏东西!老娘一竿子duo死你!”薛洋这次没有同她吵起来,而是朝她走去。阿箐吓得退后几步,晓星尘的剑也隐隐有出鞘的动静。薛洋摸了摸阿箐的头,被阿箐一手打掉。

  最后,薛洋往阿箐手里塞了两颗糖。扭头对晓星尘说:“保重。”便大步走进了房间里。

  “嗯。”

  薛洋目送着晓星尘他们离开后,确认已经走远了。他抱着糖袋,头埋在膝盖里,闷闷地哭。薛洋想哭出声音,想大哭一场,奈何他太久没有哭出声音过了,只能发出呜咽。他把糖塞进嘴里,不敢咬碎,只敢用舌头轻轻舔舐。

  薛洋问鬼魂:“我快死了吧。”“……嗯”“怎么闷闷不乐的?舍不得我?”“……嗯”

  房间陷入了死寂。

  “走吧,死也不能死在这儿。”

  随后抬笔在纸上写下一句话。

7.

  薛洋死之后,晓星尘不知怎么的又回来了。看到空无一物的义庄后,心里竟有些失望。进卧房的时候看到床上有一张纸条,他看过后,眼眶竟不自觉地湿润,水打在纸条上晕染开来。

 

8.

  “薛洋,要给我做事吗?要求随你提。”“……好啊……”

9.其实,薛洋当年回答鬼魂的话是:“是啊,我就是个胆小鬼。”

 

  私设太多辽,逻辑太不通了😭

  😭


冰棍(晓薛)

嗦冰棒时的脑洞

  “啊!!怎么会有这么热的天气!!!”薛洋趴在沙发上,痛苦地哀嚎着,动作就像猫和老鼠手游里没血时的老鼠。

  “晓星尘,”薛洋把头转向晓星尘那边“给我去拿支冰棍儿呗!热死老子了。”晓星尘正在吃老光棍冰棒。“热?”“你这不废话嘛这!”薛洋对他翻了个白眼。

  晓星尘听这话,笑了笑,一口咬下冰,木棍一扔,正中垃圾桶。坐到薛洋身旁,拉起薛洋就亲了下去。

  “不是要吃冰棒吗?”“晓星尘你混蛋!!!”

话说我冰棒都化了(为了码文)嘤T^T,水滴了一裤子……
还有,祝薛洋洋生日快乐!(・ิϖ・ิ)

性格互换(晓薛,宋薛)

晓薛

  流氓星x温柔洋

  “喂,阿洋,叫声相公听听?”很难想象,这痞里痞气的话是从明月清风晓星尘口里出来的。而小流氓薛洋,正在脸色潮红地用手挡住双眼。(这画面真是……)

   晓星尘把薛洋手拿开,吻上了薛洋闭着的眼睛。“道……长,别闹了。”哄孩子般的语气。“我不嘛~就叫一声好不好,好不好~”甜腻的语调。

  怎么看,这画面都有些颠倒。

  “……相,相公。”晓星尘听后一愣,加重了咳咳的力度。“好阿洋,再叫一声。”

   “嗯……骗,骗子。”薛洋抱着晓星尘,因为kuaigan的袭来,他想去扣晓星尘的背,可又怕伤到他的道长,只好一下下地抚摸着晓星尘的背。

宋薛

 

  撒娇岚x冷淡洋(年下)

 

  “好好上学。”薛洋给宋岚系好校服上的扣子,并嘱咐道。“阿洋~我不想离开你嘛。”“你还有20分钟迟到。”宋岚看着以前比他矮了些的男人,穿着衬衫,规规矩矩地把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领子也整整齐齐。但是,露出的那白嫩的脖子可还留着他昨夜的“战果”。

  宋岚的笑又加大了几分。他微微弯腰抱住薛洋,在他耳边道:“阿洋~”薛洋便知道他要干嘛了,薛洋皱了皱眉,推开他,说:“不行,你会迟到。”

  “我不怕。”“不行。”“一次,就一次!”薛洋看了看宋岚,只好掏出手机给金光瑶发了条信息:“请假。”

  金光瑶看了看手机,这崽子又请假??

冷淡洋我可以!!!(以下省略yy一千字)

年更文手实锤了(其实我还写了一篇瑶薛,就是没写完)

 

 

 

 

你猜我在哪?(晓薛)

  我叫薛洋。

  是个GAY。我有一个男朋友,叫晓星尘。

  现在是我与他分手的第100天12个小时05分。分手的原因说来也好笑,我不过看见一女生与他交往密切便闹了性子,他这次没有哄我。门一关,他便走了。

  而我,在看着医生的诊断单发呆。

  重度抑郁症啊,会死吗?死了他会来找我吗?我想不会。不过,反正都要死的。

  把衣柜的衣服清走,营造一种无人居住的感觉。很快这个屋子便没有人住过的痕迹。现在,我要和他玩个游戏了。

  拿出手机发一条信息:“晓星尘,你猜我在哪儿?”

  随后将手机狠狠地从楼上扔了下去,反正是小矮子给我买的,我才不心疼。

  抱膝坐在柜子里,很困,先睡一会儿吧。


义城日常(晓薛,微情箐(?)



  薛洋今天特别懒,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而晓星尘居然也没有去催他。阿箐使劲儿跺着竹竿,发出“哒哒哒”的声儿。

  “干什么呀臭丫头,吵死你薛爷爷我了!”薛洋衣衫不整地出来对阿箐吼道。

   “坏家伙!你也不看看现在几时了,还睡!你是猪吧你!”晓星尘听到动静走了过来对阿箐说:“阿箐乖,阿洋他……昨天晚上没睡好。”阿箐看见晓星尘说完这句话后耳朵红了。“阿洋,你不要和阿箐吵闹,我去买菜啦。”

    “喂,坏家伙,你昨天干嘛了?”薛洋拿起一个苹果没洗就开始啃。“反正就是累。”“哦~”阿箐猥琐(bushi)意味深长地笑笑。“说吧什么体位?嘿嘿嘿。”“骑……不是你个小瞎子研究这些做什么?滚滚滚。”

  “切,我找情姐玩去。”“最好再别回来!”薛洋冲着阿箐的身影喊。

  然后,晓星尘就回来了。“阿箐呢?”“去玩了,不回来吃饭。”“哦。阿洋,你是在诱惑我吗?”“什……”薛洋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脖子还露出一块块的印记,嘴唇因为沾上了苹果的汁液而晶莹又粉嫩。

  “阿箐不在家,这就更好办了,对吧?阿洋。”晓星尘说罢把篮子一放,就公主抱着薛洋去床上了。

  “你妈妈的!嗯!啊!痛,道长,我们昨天才做过啊!”“乖。”


妈的我全身都是酸的,下午被拉去做运动了。